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未分类 > 正文

夏至,微距的世界

2018年12月01日 未分类 ⁄ 共 210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厦门回来后一直没出去拍照,不想相机长毛,还是带出去摸摸吧。刚好杭州的荷花展又开始了,据说是品种最多的一届(1000 多种,其实我就看到了好像 10 多种的样子)。记得一年前第一次在尾巴发帖是关于昆虫的,三四年前感觉微距比较好拍,容易出“大片”,于是入了百微。结果又一年过去,几乎没摸它,觉得太对不起它了。所以这次抗了索尼 A77 单接一个百微出门,荷花虫子两不误。

西湖虽然有大片荷花,但是品种少,较单一。所以荷展的主场在郭庄,而且都是盆栽的。水缸里的睡莲,A77高感很差,但是低感画质很好。超细腻,细到看上去像磨过一样...假假的。其实这张是处理最少的,只加了对比度,移了下曝光度。但看上去像是P了很多,下手很重的。

调了白平衡(荧光灯模式,使得画面发蓝),为了看不出水缸的痕迹,对比度调的狠了点,所以黑的地方狠黑。
以前有人问:怎么区分荷花和莲花。 其实楼主也不十分清楚,貌似荷花有莲蓬,莲花木有?不知道对不对,请懂的尾巴指正。

每次去郭庄荷展都能遇到一只螳螂。话说,郭庄那么点大的地,人挤人闹的很,还能在盆栽荷花上遇到它,真心不能排除工作人员搞的鬼。

螳螂...坐莲,拍到了昆虫,总算对得起百微了(偷笑)。

拍这张的秘籍是:看着蜜蜂飞进花蕊,然后对好焦,等着它起飞。镜头虚化太厉害,所以在不能预计它飞行轨迹的时候,还是得靠运气。这次运气不错,看到起飞按下快门,虫子在焦内,没有虚掉(拍这种照片最好用脚架,楼主手持的,酸死)。
F4,光圈还是开大了,看着有点虚。

荷叶上的豆娘,很细小一只。没有带脚架,对半天才对上它的眼球。(百微被摔过了,自动对焦不太准。对焦行程有点短,估计也是镜头型号的问题,20年前产的美能达老款AF镜头,拧动对焦环相差1毫米,主体就到焦外了,就虚了。完全不夸张,真得精确到1毫米,才清晰。)

跟荷叶上的经脉对比,就知道豆娘多小了。

睡莲

虽然某个词一直形容牡丹,但对这朵,感觉既素雅,又不失雍容。

要是早按半秒的快门,蜜蜂就是飞翔状态。结果晚了半秒,刚好落到花瓣上。
这朵应该是“正统”的荷花了,西湖里都是这种为主。

求偶中的蜻蜓? 反正就看着这2只追来打去的。
因为主体体积太小,自动对焦根本对不上(蜻蜓也不会静止在空中等你对焦),十有八九只会对到背景去,追焦就更别想了(20年前产的百微表示,它也没能力追焦)。所以楼主还是手持相机,手动对焦,一边跟着蜻蜓的飞行轨迹移动镜头,一边默默拧对焦环,一旦看到蜻蜓在焦内就立马按下快门,6、7声快门后终于有一张对上焦的,运气不错(但是虚化还是太厉害,一只清晰,另一只没在焦内,虚了)。

额...那冒出来的一堆是莲子么?

曲院风荷的睡莲,水面没有杂乱的漂浮物(树叶,某些植物的种子,烂掉的花瓣...),能看到清澈倒影的时候是最美的。

在LOFTER ART上传了这2张睡莲,正方形的构图,准备印出来挂老家书房。看到这样一片睡莲总会想到莫奈,书看累了看看它们,就像是房间里有个花园小水池一样。

过了绣球花的旺季,没有拍到绣球,却发现一只停在叶子上的豆娘。去年看到大多是蓝绿色的豆娘,今年红色大爆发了。

圆滚滚的蜘蛛,距离有点远,100mm不太够。已经是截取中心画面100%的状态了。

曲院风荷的野猫,好像去年见过它奶猫时候的样子,因为还是原来那个窝,今年成熟了,但身体却没有长大。其实有人喂猫粮的(好几次路过都是中午,都看到碗里有猫粮),不应该饿瘦的,估计是生病了吧。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