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未分类 > 正文

HIVE 想从轻游学切入,用共享经济思路,做全球青年出境游平台

2017年12月07日 未分类 ⁄ 共 215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HIVE 是一个帮用户发现全球实习、义工和兴趣实践机会的平台。这是众筹网站追梦网 CEO 杜梦杰启动的新项目,四个字母分别代表平台上的四个项目类别:Hobby、Improvement、Volunteer 、Experience. 

HIVE 搜集了各类游学产品供用户挑选:去泰国体验新型哲学式农业、去谷歌和哈佛访问交流、去尼泊尔孤儿院做义工、去西班牙做斗牛保姆......目标用户是 18 至 30 岁的年轻人。目前平台上已汇集了近万个项目,其中有 2%-3% 的项目 HIVE 和 B 端有直接合作,HIVE 充当项目代理方,其余大部分项目来自信息抓取和筛选。HIVE 虽然从“轻游学”切入,但重“游”轻“学”,看中的是其实是出境游这块市场。

在杜梦杰的设想中,线下和 B 端深度合作的模式并不是 HIVE 未来最终的产品形态:“做这事儿一定要有互联网思维,不然很容易跑偏,什么事儿都要亲自上手,最后就会发现把自己做成了一家旅行社。”

事实上,和线下项目直接合作做 B2C 模式,只是 HIVE 冷启动的方式之一,接下来 HIVE 还会和旅行社、游学机构合作拿项目,将 B2B2C 模式囊括到平台中。不过它最终真正想做的,是一个和 Airbnb 类似的 C2C 平台:无论是个人、机构还是企业,都可以将自己的闲置资源和转让需求放到平台上 ——法国某厨师希望在空余时间开几节培训课,分享技能赚些外快;澳洲某农场提供食宿,请人来剪羊毛...... 理想状态下,HIVE 不会和项目提供者深度合作,不会参与出境游产品的设计,只是负责制定平台游戏规则和筛选机制,其他的交给市场调节。

Image title

和同样正在做游学市场的“新足迹”相比,HIVE 想用更轻的做法,囊括更多的品类。杜梦杰强调:“游学在我们的规划中只是很小一块业务,千万别叫我们游学平台!” HIVE 真正想成为的,是一个用共享经济的思路,从线下连接全球年轻人的出境游平台。

嗯没错,是全球,HIVE 野心不小。HIVE 下半年会在东南亚国家设立第一个海外 Office,并准备推出英文版,目标是海外年轻人的出境游市场。公司现有一个 200 多人的 BD 团队分布在全球,主要是由留学生、白领群体组成的兼职团队,负责当地项目的初步考察和筛选,这和 Airbnb 在全球雇佣兼职摄影师为房间拍照的模式有些相似。

HIVE 上线刚满一个月,根据公司提供的数据,目前平台上的近一万个项目已吸引了 3000 多人报名,注册用户约 12 万人。平台暂时不会从游学项目中抽成,为了做前期推广,参与某些项目的年轻人还会收到 HIVE 补贴的 “奖学金”。未来盈利模式还在摸索中,流量达到一定规模之后可能会开始抽成。

作为一个有着“平台梦”的年轻产品,可以预见 HIVE 接下来还面临不少挑战:目前的 HIVE 只是一个信息聚合平台,缓解了游学市场长久以来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但它还没有完整的互评机制、双方的权益保障工具等,如果未来不打算深度参与线下项目的产品设计和执行,而要放手交给市场调节,那么平台游戏规则的设计则是至关重要的;另外,体验式出境游本身是一件高价低频的事,虽然出国游频次正在上升,旅游观念也在改变,但想跑出一个平台级的流量依然是相当大的挑战,HIVE 将目标用户放宽至全球,在境外如何进行有效推广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据透露,公司目前处于 B 轮融资之后,前 Lonely Planet 社交媒体总监郑凯锋去年的加入给团队带来了更为丰富的境内外旅游资源,这些都让杜梦杰自信,把 HIVE 做成的机会终于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小天

抱歉!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