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未分类 > 正文

高潮之后,该是戳穿“约炮神器”神话的时候了

2018年04月17日 未分类 ⁄ 共 443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软文:“这是一款约炮神器。”

  • 用户们:“听说这款App可以约炮,一约一个准。”

  • 投资人:“这样的项目我喜欢,抓住了刚需。”

  • 诚实的小孩:“然而这款App并不能约出个卵炮啊!”


记得在第三篇《社交App怎样玩转“男女关系”?不妨从这九个维度看一看》中,产品菜狗就专门吐槽了一把“社交约炮论”,而后专门建了一个社交产品经理的微信群(500人,很快就满了),然而两个月下来,发现大家最喜欢聊的话题依然是“约炮”。几乎每天,来自不同行业、不同公司、不同背景、不同阶段、不同性经历的产品同仁们,都在热切讨论着,如何让男女之间再发生“那点事儿”,仿佛一时间约炮已经成了经久不衰、男女老少通吃的经典话题。


可惜的是,这样强烈的头脑风暴除了迸发出强烈的荷尔蒙和暧昧氛围,并不能诞生出一款真正的约炮神器。微信群虽小,折射的却是行业最基本的心态。


做一款约炮神器吧,发大财,并让我尽情地约!


一、真实的情况


约炮论汹涌澎湃,仿佛是社交App的壮阳药、强心针,然而真相却是骨感的:


“据英国Channel 4统计的某成人交友网站数据:男女比例为16:1。对男性用户来说,要成功约到一名女性用户,平均得战胜其他15名用户。”


这个数据太官方?下面的例子来自群里的同仁:


  • A君:推了以后,用隐形方法,不公开对接需求,即使这样大概十个女孩子只有两个会约,(而会约人群中每)五十个女孩子中只有一个会写约炮,活跃度不高。

  • B美女:探探上有5491个人喜欢我,匹配成功179个,真正聊起来的至今还没有。(菜狗点评:那是因为大家都是所有照片先直接点喜欢的……)

  • C君:大学生相对开放一些,据我们统计10%都有过约的经历。(菜狗:那你的数据取样大概来自哪些大学呢?)是艺术类院校和轻纺类。(菜狗:难怪……那她们多少是通过社交APP约呢?)


你调查的数据是怎样的呢?不妨分享。


二、什么是刚需?


约炮论在社交领域如此流行,大体是因为“刚需论”。在很多投资人的口中,创业一定要找“刚需”,而在他们看来,约炮是远比信息沟通、精神归属、虚荣心满足等正儿八经的社交需求“更刚的需求”。毕竟前有陌陌,后有Tinder,都是成功案例嘛。


然而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其实“约炮刚需论”是一个伪命题,我们顶多只能说“性爱是刚性需求”,而约炮最多算是实现这一需求的途径。


这时候“约炮论”的大神们又会提出:

      

  1. 现代社会存在大量不能用正常途径解决此需求的人群,对于他们来说约炮是解决途径。

  2. 现代社会过于繁忙快节奏,约炮简单高效无负担。

  3. 现代社会观念越来越开放,约炮逐步被更多人所接受。

      

乍一听很有道理,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不太对。


有必要提示一下,在产品菜狗看来,约炮论的拥趸者无非四种:


  1. 他自己的三观和世界是那样的,自己就是约神,或者有大量的社交资产(钱、貌、技……),因而习惯了用约炮来解决需求,进而认为这就是刚需。但是这就好比喝惯了伏特加,进而认为伏特加是所有人的刚需一样,逻辑上不大对。

  2. 不大会思考质疑、因而人云亦云的人。

  3. 想要2VC的人。

  4. 骨子里不相信约炮论,但是故意以此为“学术话题”正儿八经地“调戏暧昧”女产经的(总抱着侥幸心理,说不定中头奖真聊到一个能约的)雄性产品狗们,当然也有乐意被调戏而消费男产经的“女神们”。


所以在看下面的分析前,先想想自己是不是以上四种人之一,以避免产生不适反应。(在此依然声明,本人只是产品菜狗,所有结论未必靠谱,并且作为一个在约炮领域没有完成“体验闭环”的产品狗,就更不靠谱了。)


三、约炮论的潜在客户


总体来说,可能真的有较强烈约炮需求的人,主要有这四种:


A、缺乏社交资产(多指财富地位颜值)、无法通过正常途径满足生理需求的男性,俗称“屌丝”。

B、缺乏社交资产(多指颜值)、无法通过正常途径满足精神寂寞附带生理需求的女性。

C、拥有大量社交资产,进而欲望无限膨胀、想要通过约炮获得更多刺激的男性,其实真正想的是有素质优异且不用负责的异性随时随地送上门来

D、拥有大量社交资产,进而欲望无限膨胀、想要通过约炮换取更多社交资产的女性,其实真正想的是遇到素质优异且有可能负责的异性。


以上是四种主要人群,属于大概率现象,如果你要讨论哪个女生被别人撺掇着没脑袋就是想open一下,或是被男友背叛就是想报复一下……这些毕竟是有条件、有前提的小概率事件,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


好了,目标人群有了,且不管规模多少、消费能力如何。那么,为何说“约炮神器”不靠谱呢?


四、约炮平台的天然矛盾和必然流失


为什么不靠谱,答应只因为一个——矛盾!


A人群想找到的一定是美貌的D,进而对长相缺失的B不屑一顾。

D人群想找到的一定是多金(或者帅、有潜力)的C,进而生怕遇到A人群的骚扰。


于是基本矛盾来了,屌丝们日益增长的“希望女神眼瞎的”需求,和女神们越来越敏锐的辨识屌丝的眼光,构成了一对尖锐矛盾。


这只是一对基本矛盾,当然我们也承认A中有一些能够通过娴熟的技艺拿下D(俗称骗炮),但是一来这样的“约神技能”不是普通用户可以具有的、不具备普适性,二来这种现象一旦揭穿,只会加剧优质女性用户的逃离。


ABCD之间,这样的矛盾还有很多,你不妨自己随机排列组合,共性基本是:往往自己不能牛逼到约向无敌,还偏偏期望对方是个睁眼瞎的女(男)神。


那么一个约炮App是怎样的,大约就是两个阶段:


1、早期红利阶段


这时候用户相对较少,质量控制较好,主要都是C和D两类人群。他们之间“成功的匹配和闭环”传为佳话,成就了该App约炮神器的美名,进而在坊间广泛传播,有口皆碑。讲白了,就是这个阶段“不关屌丝和恐龙什么事”,所以一切都看着很美好。


2、人群换水阶段


OK,现在“约炮神器”的美名爆发了,大量用户开始涌入,这其中当然是ABCD都有咯,甚至也有三观正常的普通用户,和三观不正常的“其他类型”(后头详述)。但是要不了多久,人群就开始分流。


  1. A类屌丝群体大量涌入,尽管一定时间内充分满足了女生们的虚荣心,但长远看一定是构成对D和所有普通女性用户的强烈骚扰。正常的女性用户开始逃离,而D女神们也因为满眼都是屌丝而灰心失望,转而寻找下一个平台。


  2. “三观不正的其他群体”开始涌入,主要是失足女性、酒托饭托包厢托、微商,特点是大量秀美图后的照片,她们的到来恰恰是因为这里“约炮神器”的美名和短期流量优势,想要借机捞一笔。于是,C土豪高富帅们开始找不到“良家妹子”们了,他们也失望地逃离。


于是渐渐地,成就约炮神器美名的两大支柱人群C和D渐渐流失,神不知鬼不觉间A和“其他人群”成为主要用户群体。也许这个平台曾经真的是约炮神器,但现在这种红利稀释得已经只剩1%不到。生态的恶化一旦发生,几乎不可逆转。


 “你说的这不是……吗?”嘘,我可什么都没说。


也许有人要说,那么老外的Tinder呢,不是活得好好的吗?但是,且不说Tinder和Instagram一样都是调用Facebook的数据(这一点无法复制)使用户质量的可控达到了一个不一般的维度,就说老外这种“今晚有空喝杯咖啡吗?=我们去干一炮吧”的国情,恐怕也是国内根本无法复制的。


如果说社交平台多数生于社交红利、死于信息噪声,那么约炮神器多数生于用户的“质量红利”,然后转眼死于让用户质量迅速稀释的“人流噪声”。高潮吧,高潮完是更大的空虚。


五、回归社交的正道


打造出一款约炮神器,可能吗?可能,至少一段时间内可能。


只要你的App能在短期内云集生理精神空虚寂寞、想要更多社交资产或身心刺激的C和D人群,那么这段时间内它就是神器,你赢了!


但是可惜的是,如果要一直保持这种红利,你就必须严格保证用户的质量,一方面要确保C和D优质人群的不断涌入,并且不会因为玩腻了“从良退出”。另一方面,要建立严格的审核机制,避免A、B和“三观不正的其他人群”大量涌入。简言之,既要让土豪和女神们约了还想约,又要严防屌丝和外围微商们的侵入,既要开源又要节流,或许Uber和一些富人圈的产品能做到吧,无法求证。


现在告诉我,这个游戏你要怎么玩?或者说,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你觉得你玩得转吗?能一直坚挺到上市或并购的那一天吗?


所以说,“约炮神器”永远是社交App爆发时的噱头,是一种需要慎之又慎的营销手段,而绝对不能成为产品的核心和主轴,更不能成为你进军社交领域的战略选择。这样的产品越来越多,不仅本身不靠谱,还搞臭了“社交”这个盘子,搞得以后人人不愿下载新社交App、VC不愿投资新社交App的时候,吃亏的是大家,伤害是真正用心做产品,而不是想投机捞一笔的人。


最后,让我们为“约炮神器”时代的落幕唱一首告别的挽歌,它终将如“网恋”一样成为特定时代的历史名词。我们也祝福天下的男男女女们能过上保质保量的性福生活,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我们更希望还在想着投机的创业者和投资人们能醒一醒,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如何提供给用户独特的场景和社交价值上。


现在,开灯!皇帝的新装已被揭穿,高潮之后,且看产品逻辑千疮百孔的裸泳者是谁?


本人张俊(李慕阳是所著小说主人公),野路子产品菜狗一枚、创业在上海,打磨全新兴趣APP中,微信号:biohazard2010,欢迎勾兑,吵架不回,不约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点此全站设置为大字体 本设置保留在浏览器内

A+ A-

抱歉!评论已关闭.

×